当前位置:

学院首页> 学生发展> 学生成果> 正文

【学生作品】我爱码字工作室剧本《原谅》

时间:2018-06-20 点击数量:

原谅

题目:原谅

概述:两个年轻人因为彼此相爱,从而牵扯出了父辈们尘封许久的往事。

主题曲、插曲:待定

影片主要角色:林嘉、蒋深、林母、蒋父

故事梗概:林嘉与蒋深相恋多时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。为了商讨订婚的事宜,双方的父母决定见一面好好讨论。然而林母一看到蒋父,就迅速地变了脸,不仅拉走了林嘉,还十分强势地不许林嘉和蒋深继续交往,几人不欢而散。不明就里的林嘉因为母亲的偏执举动感到绝望无助,一气之下吞服了安眠药,所幸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。与此同时,执著的蒋深凭借着不懈努力,终于撬开了蒋父的嘴,得知了他与林母之间的恩怨。为了保住这段感情,蒋深决定劝说林母和自己父亲再见一面,把话都说清楚,希望以此能够获得林母的原谅,同意他和林嘉的婚事。

 

第一幕

旁白:林嘉是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的,母亲自幼便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,但是对于自己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,母亲却一直讳莫如深。大学毕业之后,她顺利地找到了一份薪资优渥的工作,经人介绍的男朋友蒋深各方面条件也都很好,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陷入了热恋,蒋父对林嘉也十分满意,并张罗着要为两人举行订婚仪式。为此,蒋父特意邀请了林母前来一聚,两家人一起商讨订婚的事情。

酒楼包房里

蒋父(抬手看了下表):蒋深,时间也差不多了,你去下面大门口接一下林嘉和她妈妈。这家酒楼才开不久,我怕她们找不到这里。

蒋深(拿起桌上的手机,起身):好的爸爸。(离开)

酒楼外

林母(看了看酒楼):这么大一个酒楼?亲家公有心了。

林嘉(挽着林母的手,附和):就是,我们快上去吧,不要让他们等急了。

蒋深(迎上去挽住林母的手):阿姨你们来了!我们上去吧

包房

蒋深(高兴地):爸,他们来了!

(蒋父和林母原本十分高兴的脸色,在见到彼此的那一瞬间变得僵硬。林嘉十分不解地看着林母。)

林嘉(不解):妈……

林母(冷漠、焦急):林嘉,走,我们走!(拉着女儿转身欲走)

蒋深(茫然):阿姨……

蒋父:蒋深!(用眼神阻止他追出去)

蒋深(迷茫,郁闷):爸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

蒋父(生气):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!

蒋深:那我去她们!

蒋父:问什么?我看这个事情得先放一放,你暂时不要管了。

蒋深(难以置信):放一放?!

酒楼外

(林母拉着林嘉十分焦急地走着)

林嘉:妈,这到底怎么回事?妈,你先放开我!

林母:走!

林嘉:妈,你放开我。你突然这个样子让别人怎么想,你们以后还怎么见面啊?

(林母身子晃了晃,像是头晕,林嘉赶紧扶住)

林母: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你们主管请假。我们回家说,回家说。

林家

(两人坐在沙发上)

林嘉:妈,不是说好了今天过来商量订婚的吗?你为什么突然转身就走?

林母(坚定):嘉嘉,你应该,不,你一定要马上和蒋深断绝一切往来!

林嘉(不解):蒋深做错了什么?你不是很喜欢他么?

林母:有很多事情,短时间之内是看不透的。你听妈一句话,和蒋深分手,分得彻彻底底的,再也不要有任何瓜葛。我们重新再找。这世界上,三条腿的蛤蟆难找,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。

林嘉(愤然):妈,你在说什么?感情的事怎么能这么随便!我不要!

林母(劝解):妈是不会害你的。你看这二十多年来,我哪件事情不是依着你顺你的意?唯独这件事情,你得听妈的,必须听妈的。你们两个在一起,是没有未来的。

林嘉:妈,你突然变卦,叫蒋深他们怎么下台,叫外人怎么想,别人会怎样看我?而且,这是我一辈子的幸福,你怎么能这样做?

林母(语重心长):就是为了你的幸福。你妈我都活到这个岁数了,不为你还能为谁?妈就只有你这一个亲人。(停顿)你一时想不通没关系,慢慢想,总有想通的时候。别人怎么想,我不管,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就行了,但是你,必须和蒋深分手。

林嘉:可是我和蒋深在一起都好几年了,怎么能说分就分?你这样稀里糊涂的,原因不说,道理也不讲,那我成了什么人了?这也太不负责了,妈,我做不到!(哭)

林母:嘉嘉,你听妈的吧,你们在一起是没有结果的,妈也是为了你们好。你还年轻,不要把自己吊在一棵树上。

林嘉(泪眼朦胧):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肯定发生了什么事,你才会这样做!妈,你不说清,我就想不通。我不会分手的,无论如何也不会分手的!

(林母无奈地看了一眼林嘉,在客厅里心事重重地来回走)

 

第二幕

蒋家

蒋深(打电话):麻烦一下,我找406的林嘉。

电话:你找林嘉啊,她不在,下午打电话来请假回家了。

蒋深(疑惑):啊?(挂断了电话,又打给林嘉)

(电话响了,林母赶紧跑到客厅,从沙发上的包里拿出手机,回头看了看,接了电话)

蒋深(着急):喂,林嘉,你说话,你在哪里?为什么突然请假回家了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

林母(冷漠):嘉嘉不会再见你了,请你不要再来找她了。

蒋深(急):喂,阿姨……

林母(打断):你们家很好,我们高攀不上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。(挂断电话,放回包里)

蒋深:喂,阿姨!阿姨——

(蒋家客厅,蒋父愁容满面地坐在沙发上,独自抽着烟)

蒋深(走过来):抽抽抽,你又在抽烟!(夺过蒋父的烟,在烟灰缸里摁灭)爸,酒楼的事,你以为我是傻子还是瞎子?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。你们两一见面就不自然,难不成你们以前认识?

(蒋父张嘴欲言,却还是什么都没说)

蒋深(急):你们肯定有事情瞒着我们!过去林嘉妈妈对我很好,很喜欢我,说我照顾林嘉她肯定放心。今天你们见面之后,她对我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完全变了脸。(走到蒋父身边)爸,林嘉妈妈说她们高攀不上叫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,你又说这事先放一放,但酒席都订了,请柬也发了,客人们都说好要来了,你说现在怎么办?你么怎么自圆其说,向外人解释?

(蒋父沉默)

蒋深(旁边的沙发上坐下):爸,你一向都是个很有主见的人,家里许多事也都是你在拿主意,今天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?

蒋父(无奈):儿子,你叫我怎么说?

蒋深:林嘉可能是生病了,电话是她妈妈接的。她是个很敏感的女孩子,要是一时想不开出了事,我们对得起人吗?(停顿)爸,我真的很喜欢林嘉,这辈子我非她不娶。

蒋父:你不要说了好不好?(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)你既然想知道,那我就都告诉你。

蒋父:我在上大学之前,一直住在农村。那时候,我谈过一个对象,这个对象,就是林嘉她妈妈。

蒋深(震惊):什么?!

蒋父:在二十多年前……

旁白:在儿子的追问之下,蒋父终于说出了那段尘封二十多年的往事。蒋父和林母是一个村子的人,两人同校又同班,也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因此时常在一起谈天论地。时日一长,两人互生了情愫,便渐渐好上了。后来蒋父考上了大学,他向林母承诺,大学毕业就回来和她结婚。大学毕业后,蒋父留在城里参加工作,这期间他认识了工厂厂长的女儿。他虽然摇摆过、犹豫过,但为了自己的前途,为了父亲母亲望子成龙的期待,权衡利弊,蒋父最后还是和厂长的女儿结了婚,两人婚后生下了蒋深。但好景不长,蒋母因为一次意外,在蒋深八岁的时候去世了。

蒋深(给蒋父倒水):爸,这么多年你们就一直没有联系过?

蒋父(以手拭泪):她知道我在城里结了婚,后来就搬家了,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儿。

蒋深:可这是你们上辈人的恩怨,跟我和林嘉有什么关系?

蒋父:怎么会没有关系?我做这些,还不都是为了你,跳出农村,成为城里人。林嘉的妈妈怎么会想要再看到你、看到我?

蒋深:那,我妈知道吗?

蒋父(摇头):不知道,直到她去世我都没告诉她。我心想,又何必多伤害一个人呢?

蒋深:那要不然,你找林嘉妈妈解释一下,说清楚?

蒋父:她不会原谅我!她恨我!你今天也看到了,她根本不想和我说话。

蒋深:那我和林嘉怎么办?算了,你不去我去,我去和林嘉解释!

 

第三幕

 旁白:临睡之前,林嘉和林母爆发了一次争吵。林嘉想要回去上班,林母为了不让她和蒋深见面,严词拒绝了,两人不欢而散。第二天,林母趁着林嘉还在睡觉,将她锁在了房内。林嘉醒来之后,焦急绝望之下,吞下了安眠药自杀了,好在抢救及时,吞服的药不多,抢回了一条命。

医院病房

林母(伤心难过):嘉嘉,你为什么要做傻事?你就不想想妈妈吗?

林嘉(神色枯槁):妈,那你怎么就不为我想想呢?你为什么非要拆散我们呢?

林母:妈也是没有办法……唉,你先睡一会儿,妈去给你买点吃的。

蒋家

蒋深(震惊地站起身):什么?!林嘉吃了安眠药?她还好吗?有没有事?在哪家医院?我这就过来!

蒋父:你这是去哪儿?

蒋深(着急):爸,林嘉出事了!现在在医院呢,我得赶紧去看看她!

蒋父(震惊、愧疚):那你快去,到医院了给我打个电话。

病房

蒋深(冲进来):林嘉你怎么样了?你还好吗?你怎么这么傻呢!

林嘉(激动、哭泣):我没事。蒋深,我们不能在一起了,我妈铁了心要我们分开……

蒋深:你先别哭,我爸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!原来我爸和你妈在二十多年前是男女朋友,但是我爸为了留在城里和我妈结婚了。你妈妈是因为这件事才不想我们在一起的。

林嘉(意外):怎么会这样……

林母(提着东西站在门口,生气):林嘉!我不是说过你们不要再见面了吗?

蒋深(无奈):阿姨……

林母:蒋深,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们嘉嘉了,你们是不可能的!

蒋深:阿姨,我爸已经告诉我了,我知道我爸当初是对不起您,但是,您和我父亲的恩怨那是你们这辈人的事,为什么非要延续到我和林嘉身上呢?

林母:哼,你知道什么?你是他的儿子,难保你将来不会像你父亲伤害我一样伤害林嘉。到时候我们母女俩又该如何自处?

蒋深:阿姨,您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!我和林嘉在一起好几年了,我怎么对她的您都看在眼里,难道这样还不能让你放心吗?

林嘉(附和):是啊,妈,蒋深一直对我很好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你和蒋叔叔的恩怨就此了结了,好不好?

蒋深:阿姨,我爸一直很后悔当初伤害了您。您能不能给我、给林嘉一个面子,再见他一面,让他正式向您道个歉好不好?

林嘉:妈,求你了,你们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,当着面说开吧。

林母(勉强):好吧好吧,我就看看他还有什么话好说!

旁白:蒋父接到儿子的电话,是既高兴又纠结。高兴的是,林嘉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没事了;纠结的是,不知该不该去见林母一面,见了面又该如何面对她。

(挂了电话后,蒋父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。抽完最后一根烟以后,他起身进了卧室,在衣柜的一个抽屉里摸索了半天,拿出一样东西揣进裤兜里,穿上衣服出了门)

病房

(蒋父急匆匆地走进来,林母看到他后撇过了头,面带不忿)

蒋父:林嘉,你没事了吧?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傻呢?

林嘉:对不起,叔叔,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。

蒋父(看向林母):我们还是……出去说吧,当着孩子们的面不太好。

林母:好。

走廊

蒋父:不管你信还是不信,我这些年来一直很后悔,后悔当初伤害了你。但是,如果再来一次,我想我还是会那样做。

林母:我知道,在你心里,前途始终是最重要的。不然我们也不会吵那么多次了。

蒋父:是啊,我一直都很自私,我不想我的孩子以后也在土地里生活一辈子。我后来一直想去找你,当面对你说一句对不起,但是你搬家了,我怎么找也找不到,所以这个道歉才迟了二十多年,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。

林母:你的道歉我听见了,你也可以走了吧?我也是个自私的母亲,不想我的孩子将来痛苦,所以她和蒋深必须得分手。你们以后不要出现在我们母女面前了。

蒋父:你真的忍心拆散他们吗?

林母:不是我要拆散他们!你以为,有我们在,他们真的能过得快乐吗?比起以后难过,不如现在当机立断、及时止损。这世间那么大,他们总能找到其他更适合的人。

蒋父: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固执。(摸出一个老旧的发卡)说实话,我今天过来,除了向你道歉,还想把这个给你。

林母(难以置信):这……这是……

蒋父:当年你进城来看我,路过一家店,看中了这个发卡。可惜你没钱,我也没钱。等我攒够钱买下它的时候,我们又因为一些事吵了好几次,你不肯见我。我当时想,总有机会把这个送给你的,谁知道这后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,这个发卡也就一直没能送出去。

林母(哭泣):你竟然……一直留着它……

蒋父:是啊,我留着它,每天看见它,就能提醒自己曾经伤害过你,以后一定要做个好人,不要再伤害别人了。你看,一个发卡都能找回它的主人,更何况是两个彼此相爱的活生生的人呢?你能阻拦他们一时,难不成还能阻拦他们一辈子吗?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,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,给你自己一个机会,给蒋深林嘉他们一个机会,不要让他们有情人难成眷属。难道你也想像我那样,去伤害林嘉、伤害蒋深吗?

林母:不,我没有!我不想伤害他们,我也想林嘉能够幸福呜呜……

蒋父:我们都痛苦遗憾了这么多年,就不要让孩子们也难受了,好不好?求求你了。

林母(哭着点头):好……

旁白:也许是真的被林嘉吓怕了,也许是那个发卡起了作用,总之林母没有再阻止林嘉与蒋深继续交往。她觉得蒋父的话有几分道理,她应该给大家一个机会,更该给自己一个机会,去原谅曾经伤害过她但现在却为了儿女幸福苦苦哀求的这个男人,而且,她也是时候原谅自己了,原谅那个因为受伤而沉浸在往事中不敢往前的自己。

(完)